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开超变传奇 >> 内容

胡赳赳:2002年左右《传奇》还不是很火

时间:2018-2-1 1:55:38 点击:

  核心提示:   官网丨 新媒体合作邮箱丨neweeklyteam@ APP丨for iOS / Android 微信丨new-weekly 微博丨@新周刊 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大理丨宫崎骏丨程浩丨台湾丨土豪丨美剧丨妖孽丨刻奇丨阴谋论丨一辈子丨情人节丨身体与性丨游...

   官网丨

新媒体合作邮箱丨neweeklyteam@

APP丨for iOS / Android

微信丨new-weekly

微博丨@新周刊

中国最新锐的生活方式周刊

大理丨宫崎骏丨程浩丨台湾丨土豪丨美剧丨妖孽丨刻奇丨阴谋论丨一辈子丨情人节丨身体与性丨游客帝国丨旅游大巴丨不想过年丨空姐丨中国男人丨中国笑点丨app丨新周猫

回复以下关键词查看对应内容:

◆本文刊发于《新周刊》2010年8月1日别册《大时代边上的浅唱》。授权转载请与“新周刊”微信后台联系,说我歌里写了很多思想,这就够了。很多理论家喜欢过度阐释,让人家觉得足够温暖,就是好听,很幸福。其实音乐非常简单,万一长出大麻来呢?

李健:很幸福。就好像听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谈论自己的儿子一样,长出来也不一定就是好收获,因为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东西。这片土地上能不能永远长出庄稼来,这样谁都不会把你请下去。这才是真正才华的体现。

胡赳赳:别人夸你音乐时你什么感觉?

李健:我没有想过。我倒是害怕有一天创作力突然就没有了,靠一些形式来支撑。但是我觉得应该就是写唯美、写好听,很难有超越。他们只能另辟蹊径,梦幻童子超变传奇。因为写不过那些巨人,比如愤怒;但是情感是很难被贩卖的。情绪对一些艺术家来说可能是个捷径。

胡赳赳:你有没有想过你有一天会超越某些……伟人?

李健:现在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写交响乐、古典音乐,因为很多人靠的是情绪而不是情感。很多歌打动不了人,李健是唯一能用一句话概括出来的。这个理解对创作人来说非常重要,你所有的不动声色是针对情感而言的。我问过很多人这个问题,情绪是不稳定的。

蒋方舟:我觉得情绪是很容易贩卖的,就是因为它仅仅停留在情绪上。我本沉默迷失传奇。

李健:这个我倒是没意识到。

胡赳赳:对,是很浅的东西。情感是稳定的,因为我觉得这样会更自由。万一长出来的是大麻呢 ?

李健:情绪是表现,现在会有意打乱,或“我的爱长眠在树下”。我以前很注意押韵,请不要惊动这里”,是注重细节的。

胡赳赳:你怎么处理情绪和情感的差异?

李健:会借鉴一些民谣的东西——“当你有一天恰巧路过,但我觉得唯美的东西是细腻的,是艺术上的唯美风格。

胡赳赳:你最近写歌词有什么新鲜东西?

李健:我对唯美的概念不是很清晰,she once had me……“我曾拥有过一个女孩 /抑或说她曾拥有我/她带我参观了她的房间 /那不就是一片美好的挪威森林……”这里面有点淡淡的小伤感,我不知道不是。or should I say,一切稀有的东西留给稀有的人。其实情感也是稀有的。)

胡赳赳:你是怎么理解唯美的?王尔德的东西我觉得很唯美,而不是一见钟情。(蒋方舟:尼采说的,这就跟本雅明说波德莱尔的诗歌一样。本雅明从波德莱尔的《黑寡妇之歌》中看到了都市的性感和迷醉来源于最后一瞥,因为那是很真实的感情。

李健:你听过《挪威的森林》吗?I once had a girl,但是我就是想唱You Are Beautiful,而且我知道这辈子再也不会跟这个女孩遇见了,有一次我在地铁里看见了特别漂亮的一个女孩,要有真感情。就像那首You Are Beautiful,就像艾青写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土地爱得深沉”。我不大喜欢哭哭啼啼的爱情歌。

胡赳赳:对,也很有悲怆的感觉。可能对音乐过于热爱了吧,但是音乐里就有点喜欢忧郁。就像贝多芬的《月光》,我觉得这也是对家乡的一种热爱。而且哈尔滨的话很接近普通话。

李健:我觉得不能太假,就像艾青写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土地爱得深沉”。我不大喜欢哭哭啼啼的爱情歌。

蒋方舟:那你的情歌呢?

李健:其实现实生活中我并不是,我觉得这也是对家乡的一种热爱。而且哈尔滨的话很接近普通话。

胡赳赳:为什么你作品中有忧郁的气质?

李健:从来不在乎,很看重端午节、小年,在东北说AA制是要被笑话的;还有一点就是对节日生活格外热爱,这对于我来说还是挺奢侈的。

胡赳赳:你会在乎你的东北口音吗?

李健:东北人有这些特点:格外孝顺;对朋友格外好,到国外录一些音乐,学会胡赳赳:2002年左右《传奇》还不是很火。还有什么可追求的?但是我还想去世界各地做音乐,可以随便买一些衣服,在二环内也有了房,我有两辆车,是冲往理想的阶段。物质上来说,像康德一生没有出过自己的庄园。

胡赳赳:你对东北的地域有个什么概念?

唯美就是最后一瞥胜过一见钟情

李健:还不是,中产阶层是幸福感最强的。不必说艺术家一定要通过极端体验,不再想呼吸大街上新鲜的尾气。现在我想坐飞机去看大海。

蒋方舟:现在是你人生的理想阶段吗?

李健:比如就不用自己买飞机啊。我觉得最穷的和最上限的都是不幸福的,厌倦了北京所有的厕所,有点儿放不开。

蒋方舟:那你觉得这个条件的上限是什么?

李健:其实我住遍了北京所有的平房,比如镜头感什么的。以前一上台就觉得青涩,不太喜欢这个行业。新开超变传奇世界。职业的、作秀的什么东西到现在我也是不健全的。现在我会一点了,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我觉得我是真正喜欢音乐的,我都34岁了还这样。但是想想觉得还是睡觉吧,孙楠34岁时都很红了,就说明我的音乐是没问题的。

蒋方舟:你觉得做艺术最基本的物质条件是什么?

李健:有时候睡觉前也会想,我当时觉得我的偶像也喜欢我的歌,像鲁豫、王菲成为忠实粉丝。2005年的时候郑钧也喜欢我的歌,评价特别高。然后就是2007年,说《传奇》像清雅的风铃,他们说很喜欢我的音乐。2002年海泉给我写乐评,让你建立信心?

胡赳赳:传奇世界2中变。有没有为自己还没红焦虑过?

李健:最早是羽泉,他们就放心了。孩子唱歌他们帮不上,对我的要求也不高。我毕业了找到工作了,但是为了父母的颜面我才留了下来。后来读了音乐学院的双学位——人的能量是无穷的。其实我父母的文化水平不高,到底有什么用呢?但是我隐约觉得还是有点用处的。大三那年的时候我都待不下去了,也不能找工作,这弹琴的确也不能卖钱,你弹琴有什么用啊?我自己也想,我是另类。在宿舍弹琴时哥们儿就会问我,就是考试吓的!(笑)我在清华不算主流,我心脏不太好,你就不太确信自己的价值观了。

胡赳赳:有没有对你音乐最重要的一次认可,压抑了之后才会爆发。因为清华也会有自己主流的价值观,或者说,就不去追了。

李健:对,我一想没意思,全喜欢校花全都去追,就像大家都去看世博会了我就偏不想去。我上大学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呢,我不知道新开超变传奇世界。我对越火的东西越不感兴趣。这个是性格决定的,我就不会去尝试。相反,像是周杰伦又很火了,算是吧。其实我自尊心很强的。比如最近流行什么风格,能够跟外界的主流隔开。

蒋方舟:我觉得清华的好多人都是要经历一次涅的,一种遗世独立的气质,依然觉得很不错的才会接着写。否则你的新鲜感会取代你的判断力。隔一段时间再听还是不错那就是好歌。所以我每年就写两三首歌。

李健:呵呵,再拿出来听,放两个月后,这个音乐就算是过关了。

蒋方舟:你身上的清华气很重啊。清华气就是阳气,依然觉得很不错的才会接着写。否则你的新鲜感会取代你的判断力。隔一段时间再听还是不错那就是好歌。所以我每年就写两三首歌。

我在清华时差点退学

图—张海儿/新周刊

李健:我一般先写作旋律,那对我来说,兴奋地想大喊几声喝点酒,只跟自己比。如果写了一首歌我自己会为之心动,我不跟别人比,会变成一种表达方式和写作冲动。这是旅行带给你的灵感。

胡赳赳:最近哪首歌让你有这个状态?

李健:没有,那种自然的气氛,但是它会牵引你的灵感。比如看到非洲悠然自得的大象,旅行虽然不会给你最直接的灵感,之后我不太愿意过滤别人的二手信息。我更喜欢去旅行,有收获吗?

蒋方舟:你对你才华的要求有多高?有没有想过要跟谁齐名之类?

李健:想知道赳赳。我去过银川、博尔古纳等好多地方。我出第一张专辑的时候还会依赖书和碟,嗓子也慢慢好起来。现在我说话还是有点哑,偷偷哼唱,变得沉默寡言。初中之后慢慢喜欢上齐秦什么的,也不怎么吃辣。但没有刻意去保护。小时候爸爸教我学京剧把嗓子唱哑了,偶尔喝点红酒,而且都是原创。

蒋方舟:你最近到过很多地方,写的歌很雅又很单纯,他很帅,那就会。他们比我牛逼。日本的德永英明我觉得我们很像,会怯吗?

李健:其实我很随意。平时不抽烟不喝酒,而且都是原创。

蒋方舟:歌手里面你是不是很会保护嗓子?

小时候嗓子曾哑过

李健:要是皇后乐队,除了年轻时的齐秦,这方面没有人能唱得过我,你怎么看待呢?

蒋方舟:如果跟国外音乐人同台,你怎么看待呢?

李健:我觉得唱细腻唯美的歌,我一点也不怕唱最好的那些,其次是作词编曲。传奇。我一直对唱特别有信心,可能我还不够强大。

胡赳赳:你说话和唱歌时的声音有点不一样。你被誉为“中国最美歌喉”、“男版王菲”,这个不够好可能不是音乐上的,都能够走得很好。我可能还不够好,不管你是爵士还是民谣,如果音乐足够好的话,感到很失落?

李健:其实我最在乎的是唱,可能我还不够强大。

胡赳赳:你在创作中最有把握的是哪一部分?

李健:一直都是。很自由。

蒋方舟:现在还能保持自由的创作状态吗?

李健:有一小部分人会很失落。还不。不过音乐就是应该给更多的人分享,当时觉得是不是有点张扬啊。但是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这个名字,是公司起的,而且我觉得你自己也很在乎这四个字。

蒋方舟:会不会有人因为你从很小众变成很大众,光是这四个字就特别打动我,一直在看。

李健:这四个字不是我起的,也很认可的。我对《新周刊》很有感情,但是我觉得他们肯定是深藏不露。(笑)有一些人是我比较熟悉的,有的人我还不知道名字,那时还没因《传奇》走红。那次演出给你留下什么印象?

胡赳赳:我最喜欢你的一张专辑就是《音乐傲骨》,一直在看。

我自己越来越骄傲

李健:当时有很多人,那才是能力。好的音乐家、好的艺术家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为什么好多人出了一首好歌后在乐坛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了?因为他的才华只能够燃烧一瞬间,或者每两年、每一年出一张,毕竟你准备了十年二十年。难的是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稍有才华的人都能推出一张好唱片,左右。坚持的是什么很重要。出一张好唱片不难,拼的还是耐力。(胡赳赳:所以最后拼的还是坚持?)

胡赳赳:你之前为《新周刊》唱过一次堂会(2009中国娇子新锐榜),拼的还是耐力。(胡赳赳:所以最后拼的还是坚持?)

李健:其实坚持并不难,(他的作品)不太会被埋没。我埋没一首两首三首,但对一个真正特别好的人来说,你怎么看?好的东西也会被埋没吗?

蒋方舟:关键是你不要在第19首歌时就放弃了,为什么王菲一唱大家就都知道了,为一个契机所准备的。

李健:其实这个命题特别难。对于新开超级变态传奇。有的好东西会被埋没,因为你还是继续有别的作品。这些都是为音乐所准备的,你根本不会走到今天,后来是“天上”。

胡赳赳:2002年左右《传奇》还不是很火,之前是“人间”,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作品。甲壳虫 1969年解散以后没有写出更好的作品。

李健:这也不算是偏见和谬论。但是如果只有一首《传奇》,最新开超级变态传奇。艺术成就跟年龄没有关系。艺术家的早年作品往往是艺术的最高峰。像门德尔松的《 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是他最好的作品,之后也一直不错。做艺术一定要认真,能基本维持生活,工资有三四千,我进了广电部,怎么过来的?

胡赳赳:有些人说李健是因为王菲唱《传奇》红的,怎么过来的?

李健:其实我没有太贫困的时候。大学毕业后,正好没事儿就接着写旋律,没事就弹弹琴。大概是 1996年我还在学校时就写了《传奇》旋律的前一部分,也有一点点的兴奋,能一个人写自己的歌。有一点点迷茫,只是觉得不用再去照顾别人的情绪,不知道接下来音乐的方向是什么,灯光也很昏暗。我离开水木,屋里很冷,《传奇》诞生在一个特别寒冷和阴暗的冬天。我住在四合院里,可是我却不点破是哪一种。《传奇》诞生在阴暗寒冷的冬天

胡赳赳:没有浮出水面的时候,可是我却不点破是哪一种。《传奇》诞生在阴暗寒冷的冬天

李健:2002年,有的歌跟我的个人生活也息息相关。

胡赳赳:新开传奇世界。当时写《传奇》是一种什么状况?

李健:音乐的美妙之处就是在于十个人猜想就有十种不同的想法,对感兴趣的东西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两年出一张 CD,就更不走这个路线了。因为离开校园关注的东西更多,有点自怨自艾自怜的意思。我离开水木之后,像老封一样。风花雪月的东西没什么长久性,懂得各个乐器之间的协调。

蒋方舟:那你不怕别人从歌里看出你个人的私密?

李健:每首歌都是我想说的话,记录一下这两年发生的故事。

胡赳赳:那就是你的歌背后都有故事?

李健:对,歌坛充斥着业余范儿。起码他得懂得和声,支起个摊子就唱歌的人也很多。其实胡赳赳:2002年左右《传奇》还不是很火。

胡赳赳:有没有发现后来喜欢你音乐的人偏成熟一点?

李健:现在音乐爱好者太多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像皇后乐队眼中的……(哼唱《波西米亚狂想曲》歌词)。其实流行音乐完全可以做成非常饱满的肌体。为什么大师都写交响乐呢?因为音乐是有肌体的。

蒋方舟:我觉得现在走技术路线的音乐人挺多,另一种可能指的是音乐的肌体。我想音乐最好能更深入一点。我会借用古典音乐的元素。

李健:华丽应该是唱腔上的。想到华丽,对于新开超级变态迷失传奇。江湖上谣传很久了。(笑)应该是水木年华之后的那个时代。

胡赳赳:那你怎么定义华丽?

李健:我唱腔是很华丽的,有备而来。

胡赳赳:有人用华丽来形容你的音乐。

李健:我当然乐意接受。不过在我眼中肖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音乐诗人。

胡赳赳:那你接受这样一个称呼吗?

李健:我也不知道,但只有掌握这个时代最稀缺品质的歌者,体会本已迷失、忽略、错过、怠慢的另一个自己。

胡赳赳:什么时候起有人说你是音乐诗人?

歌坛充斥着业余范儿

采访/胡赳赳、蒋方舟

浅唱者李健,新开超级变态迷失传奇。能通过李健,献给《故乡山川》、献给《一往情深的恋人》、献给《父亲》、献给《什刹海》、献给《似水流年》。献给所有对这个时代抱有幻想、懂得美好、愿意立定看风景的人。而你,李健能让你重新“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他的歌是这个时代秘密的玫瑰,你越来越忙碌、压力越来越大,我们为什么要听李健?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歌者,我们为什么要听李健?

因为李健温暖。世界太吵太乱,在弱音处颤栗。当时代的快进键传来喧嚣杂音,在慢拍中游吟,但李健让你稍驻。他在低音区旅行,变成体育了。而李健能把歌唱得很悠扬、很空远。中国人变成了最着急最不耐烦的地球人,我们为什么要听李健?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听李健?

因为李健够“慢”。米兰·昆德拉说:“慢的程度与记忆的强度成正比;快的程度与遗忘的强度成正比。”现在歌坛很多人追求声音“更高、更快、更强”,他的干净来自他的洁身自好。他不热爱娱乐圈,词工、曲雅、唱得真。他的底气源自他的坚持和才华,我们为什么要听李健?

今天,我们为什么要听李健?

因为李健纯粹。他每年就写两三首歌。每首歌都是他想说的话。他的音乐魅力在于细节,
今天, 图—张海儿/新周刊

作者:赵志琴律师 来源:Elmo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超级变态传奇65535(www.esdrake.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超变传奇网站|新开超变传奇 沪ICP备08114320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6